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 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

物联网时代 我们还有隐私吗?

发布于 2015/04/01-08:23 标签: /

物联网时代 我们还有隐私吗?

我的Fitbit(健身腕带)成天给我发些鼓励的话;iphone又在告诉我身处何处、应该去哪以及如何到达等方面极为出色;还有我的Honda(本田汽车)能提醒我上次的音乐听到了哪。你猜我还想知道些别的吗?

通常情况下这些设备运作良好,而它们完整的结合、运作又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使我开心之至。从更高层面来讲,全球范围内数以百万计的个人信息汇集起来,经过规模更大、更为互相联结的网络精挑细选、仔细分析。我发现这聚集起来的信息中蕴含着巨大的价值,而我的信息也身处此列。

然而当我思索物联网这一新生儿所表现出的安全防护性时,大吃一惊。数据隐私专家Christopher Soghoian就为此坚决不将个人设备接入物联网。

那么这些问题为什么不在产品研发阶段一并解决了呢?

这或许是因为当今混乱的设计圈不允许工程师将时间花费在与设备日常运作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去。乍一看,你的隐私又和安卓系统的天线覆盖范围有什么关系呢?但这一现象在今后几年很有可能得到改善。Andrew “bunnie” Huang(美国著名黑客)就摩尔定律的终结进行深思,并总结称它减缓了晶体管数量翻倍时代的到来,因此给予工程师们以喘息之际,可以做到既富创意又对大众负责。

又或许技术研发者们认为这种问题不关他们的事。前一阵时间,出席了一个有关核扩散的会议,会议上人们提出了一个类似的问题:炸弹设计者在炸弹的运用上负有道德义务吗?那次会议上,答案是否定的。设计师们认为他们的工作就是研制出威力最大的武器,而怎么用就是别人的事了。那么,应用程序开发商和物联网的建造者就能不为客户的安全和隐私负责了吗?谁又应该决定这些问题?

虽然我的健身腕带同步应用程序带并不是核武器,但我绝对可以想象出它是怎样收集我们的信息的。除此之外,它还能收集我在互联网上的其它资料。这些资料可以在关键时刻扳倒我,也可能经过荒诞不经的方式对付我。

顺道提及,我还发现有些程序已经在网上收集我的信息了。最近一段经历令我不寒而栗:为了帮助一位亲戚安排葬礼,我在网上查阅了许多葬礼主页,但在这之后我突然开始收到许多关于丧葬服务保险的邮件了。

这让我不禁好奇:我只是一簇数据吗?牛津大学教授、谷歌的信息哲学家Luciano Floridi看起来对此持赞同意见。Floridi一直在探寻一个全新的领域——信息的哲学与伦理。现今这个时代里,每个人、每件物品都有自己的IP地址,那么作为人类,究竟意义何在?这就是Floridi在谷歌的工作内容所在——为谷歌就此问题出谋划策。

Robert Herritt 在Pacific Standard杂志中的一篇文章写道:“对于Floridi来说,你就是你自己的数据集合,数据涵盖了所有的东西:人体内粒子间的关系信息、生活故事、记忆信息、信仰观念以及遗传密码等。Floridi的观念能帮助我们准确地思考,想想那些在生活中时刻萦绕着我们的重要问题。”

我们如何思考、回答这些问题将会决定当今这种痴迷于技术发展的文化将会何去何从。

分享(

发表评论

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挖掘智能硬件道理

此文需注册才能阅读X

笛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现在注册登录 或 使用社交帐户快速登入: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腾讯微博登录

返回顶部 最酷视频
扫二维码
扫二维码

X

无须注册,直接使用社交帐号登录

忘记密码,找回

Loading 登录中...

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帐号,登录

Loading 注册中...

已有帐号,登录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