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 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

【煮煮行业的事】:华为创新总监蔡绪鹏:谈谈智能手表的形态、感知功能与创新体验等未解难题

发布于 2015/05/14-09:35 标签: / /

智能手表的形态、感知功能与系统应用等未解难题

智能手表这把火从2013年烧到了现在。国内智能手表不断推陈出新,国际大厂也纷纷入局。根据Gartner去年年底的预测,2015年有一半曾购买过智能手环的用户将会把它换成智能手表。而且智能手表在2015年的出货量大有超越智能手环的趋势。

尽管智能手表如此热,新的机会挑动了硬件厂商和一些应用团队们的心气,但是说实话,目前的智能手表仍存在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华为创新中心总监,也是华为智能手表项目负责人蔡绪鹏为我们分享了对于智能手表形态的思考,以及智能手表感知能力带来的创新体验与悬而未决的问题。

Smart Watch与Watch With Smart——智能手表应该是个什么形态

 

智能手表这类产品才刚刚起步,大家对于它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形态,还没有一个定论。我们大致可以将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手表分为两类:

第一类,工程师们用一块电子屏幕,可能是AMOLED,也可能是e-ink或其他类型的显示屏,放在来表盘原本的位置,让它在平时完成显示时间的基本要求之后,还可以在必要时满足用户的交互需要,这类产品很多,比如Apple Watch、华为智能手表、MOTO 360、inWatchZ、土曼手表;

第二类,手表原有的表盘被保留了下来,厂商在工业设计上花更多力气,如果希望增添更多时尚感,还会跟一些奢侈品品牌合作,给产品贴上“轻奢”的标签,同时在表盘下面增加了一层传感器、SoC、蓝牙模块,Withings、inWatch Fusion都是走得这条策略。

 

蔡绪鹏表示,他们最初也是这样给智能手表进行分类的,他们管前者叫Smart Watch,而管后者叫Watch With Smart。他们曾经考虑过在两个方面都做一些尝试。目前华为仍有少量的人员在做Watch With Smart方向的研究。

“但是从市场方向来讲,我们认为第一类这种采用显示屏,可能待机时间不够长,但增加了更多功能的形态将是主流。而Watch With Smart会是市场的一个补充,可能更多是一些创业公司或传统表厂在做,这种产品形态对他们更有价值,而对于华为、苹果这样厂商来说,却与公司属性不符。”对于有手机研发经验的大公司来讲,做Smart Watch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智能手表的三个“感知”

 

在不同人群眼中,智能手表天生带着各种的标签,时尚轻奢、智能、便捷、新入口。蔡绪鹏认为智能手表的产品定位方向有很多选择,但我们在早期不应该将它定义成一个绑在手腕上的手机。

 

“这涉及到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技术本身。我们现有的技术还不足以让智能手表与手机的计算能力、功耗相提并论。这些层面的技术发展在短期内,实际上是在制约智能手表的演变。”蔡绪鹏表示,“再过五年,根据摩尔定律,半导体工业进一步发展,传感器精准度得到了提高,生物电池的进步,有可能实现这个设定。但长期来看,我仍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产品方向。为什么这样讲?每个设备都有它自己的属性。美观时尚是可穿戴产品的本质,在此之后的第一属性是健康。

可穿戴设备应该实现三大感知:

1、感知人体,它可以通过传感器感知你的身体情况,血压、心跳、血糖等指标;

2、感知环境,它可以与感应周围环境的变化,甚至与周围的其他设备产生交互;

3、感知运动,你的运动情况、活动范围都在感知范围内。”

乍一看,三大感知似乎各司其职,可以满足用户不同角度的需求。不过仔细想想,三大感知之间协同可以实现更多我们对可穿戴设备的设想。比如在陪着你在夏夜完成了5km夜跑后,回到家它通过蓝牙自动开启门锁,然后主动开启空调。当然,目前这还是一个简单而不现实的设想。

 

谈及“感知”,虽然苹果最初为Apple Watch准备了丰富的健身功能,但由于某些传感器的准确度无法达到苹果的预期和要求,因此最终上市销售的Apple Watch砍掉一些功能。

 

智能手表的感知在短期内仍然要面对很大的挑战

 

以心率监测为例,听起来很简单,应该是成熟已久的技术了。但到目前为止,只有非常个别的专业手表能够准确测量出用户跑步时的心率。

目前心率传感器有两种,一种是光电心率传感器,利用光反射来测量心率,另一种是电极式心率传感器,根据人体不同部位的电势来测量。当前者遇到手表,会因为漏光、错位无法提供准确数据。而后者则要求同时监测人体两个部位,很难应用于手表上。

 

“漏光、错位带来的误差,可以通过算法、结构设计来解决。比如说苹果背面有四个灯,其中有三束发光,或许可以提供更可靠的数据。不过这也只是我们对Apple Watch的猜测。我们正在与几家公司在进行合作,比如飞利浦,寻找一些靠谱的解决方案。不只是心率测量,计步功能仅是准确测量这一件事,也有挑战。”

蔡绪鹏说,“大家因为做不好这三个感知,就只能是把过剩的精力放在天气、日历等功能上,把他们与手机的协同做的精细些。但是长期来看,我认为应该还是要在专业传感器方向投入更多精力,这样才能回到原本的命题:可穿戴设备为什么而做?因为可穿戴设备可以与人24小时形影不离,它有能力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其实,华为智能手表使用的传感器属于还未上市的版本。手表才发布不久,已经开始着手筛选第二代技术。“毫无疑问,苹果在未来肯定会能提供非常好的感知能力。在手机方面,我们用了3、4年的时间进入了市场前三名。在手表上,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我们的目标就是做Android市场中的第一名。”

 

Android Wear与自研系统

 

华为智能手表采用了Android Wear系统。在见到蔡绪鹏之前,曾听到报道称Google禁止ODM厂商定制化Android Wear,而华为为了能有更好的体验和灵活的差异化策略,还努力与Google进行沟通。蔡绪鹏表示“这种说法不是空穴来风,却也不太准确。具体来讲,Android在此之前有许多版本,导致市场碎片化严重。而在Google更换Android部门负责人之后,他们希望可以对情况加以控制。所以在最初Google控制得非常严,但是经过实践摸索之后,发现这事似乎“堵而不疏”行不通。其实Android在体验方面与苹果有差距,很难独立定义一个体验能与Apple Watch PK的产品。所以Google需要像华为、三星、LG这样的合作伙伴坐下来共同定义。我们作为厂商来讲,我们有自己的独特性。不能像山寨厂商一样,做出硬件,随便安装一个系统了事。在合作过程中,我们会将自己的一些想法拿出来与之沟通。”

 

所以华为、三星、LG、华硕等厂商,在开发智能手表过程中,都在不断与Google磨合,合力为Android Wear寻找一个不同于Watch OS,又能与之PK的合理形态。“在第一代Android Wear发布之后,它给大家的感觉更多是一个Android的附属品。Google将语音搜索Now放在了Android Wear的重要位置上。说不好听了,就是Google在推广自己的语音搜索,而手表编程了一个语音搜索的终端,很多功能都基于语音实现。这跟我们的理解完全不同。”蔡绪鹏表示“我们认为手表还应该是手表,不只是一个附件,可以独立存在,甚至不需要手机。语音只是一个有限的交互手段。除了语音我们还有其他交互方式,比如触摸、敲击、滑动等。”

 

由于一些政策问题,Android Wear上的大部分功能在国内处于阉割状态。所以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国内一些智能手表上跑的是基于Android裁剪而来的系统,甚至还有团队专门开发了智能手表系统。那么问题来了,在Android手机市场冲在前列的华为,为什么没有选择自己开发一款手表系统呢?

 

“其实我们也非常希望国内有一个自己的Watch OS,但不幸的是还没有。在选项不多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选一个未来有望成为主流的平台。华为不可能自己去做一个小平台,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圈子里。华为如果做,其他厂商不会用,所以我们来做,不合适。我们肯定要有一个生态系统,吸纳更多第三方来丰富其中的应用。我认为Watch OS和Android Wear肯定是未来的主流。”

 

手表生态尚在萌芽期

 

微信、墨迹天气、印象笔记等第三方手表应用在4月底与其他一线应用同时上线Apple Watch。可以说,一方面,受邀的应用团队已经完成了应用从iOS到Watch OS的迁移和重新设计;另一方面,一些适合在手表上使用的应用团队也在观察这市场。

 

在蔡绪鹏看来,智能手表应用市场还未开始加速。Android平台上下载量超过100万的手表应用非常少,即便是达到这个量级的应用,也只是在原来的手机版本上稍加改动得来的,没有针对手表做进行设计。而在Android Wear的应用市场中,推荐的精品也才只有11款,至于他们的质量如何,还有待考证。

 

围绕智能手表谈应用生态,在现在看来还有点早。起码在出现一款称得上爆款的Android智能手表之前,还无从谈起。尽管如此,很多厂商已经开始围绕智能手表开发应用了。在年初的CES上,宝马、现代等汽车厂商纷纷推出了Android智能手表应用,可以提供解锁车门,定位汽车等功能。蔡绪鹏表示,在华为智能手表发布之后,国内的神龙、PSA、标志、雪铁龙等品牌找到了他们,想围绕智能手表做些事情。“短期内,大家都在追赶热潮。从长期来看,不论是开发者,还是厂商,都应该投入资源去做些事情。未来的美好愿景可期,未来智能手表可以跟你的汽车、家居进行互动,他们是一体的,机会将会更加丰富。”

 

蔡绪鹏2001年加入华为,一到公司就去了中央研发部,华为2012实验室的前身,它相当于一个平台性的部门。“早期产生的平台思想给华为带来了两个优势:第一是专注,第二是共享。我们公司文化有个特点,叫小改进大奖励。进步实际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同样,华为智能手表项目也是这样经过4、5年时间,在各个部门的努力中一点一滴积累而来。

华为从去年开始加速扩充对智能手表项目的人员投入,现在规模已达数百人。蔡绪鹏带领的是负责规划与定义的产品部门,核心团队有5个人。华为智能手表目标人群、产品形态等方向都由他们来操盘。

分享(
已有 0 条评论
奇笛网 | 关注物联网创业,挖掘智能硬件道理

此文需注册才能阅读X

笛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现在注册登录 或 使用社交帐户快速登入: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腾讯微博登录

返回顶部 最酷视频
扫二维码
扫二维码

X

无须注册,直接使用社交帐号登录

忘记密码,找回

Loading 登录中...

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帐号,登录

Loading 注册中...

已有帐号,登录

发送中...